佚名

所谓大学


从上大学到现在两岁未满却觉恍然隔世。

是怎样有这样的感觉的呢,李泽厚的《美的历程》。

先说这本书好了。初看之下只以为是历史平铺之流,原谅我用词的蔑视。我的确是怀着蔑视来看的这本书,推荐得太多以至于我觉得我已然看清了她的价值。正如在我看这本书之前的状态,傲慢,自负,愚蠢,极具毁灭性和攻击性。

到现在我也并没有把她看完,只是在火车上简单地看了一些,现在看到中唐。然而到此,这本书对于我的价值已然超过了我支付的那几十块钱,或许是千百万倍也说不定。

历史的复杂性与必然性,因为我的匮乏与肤浅,根本不能了解到她的千万分之一就对其大放厥词,而这本书在随手之间编织出了历史,她给予了历史以各式各样的形容词,以最精确的修辞来描述过去,以后人冷漠而惊叹的欣赏眼神来触摸那些人的心。

我不懂人类。我却试图表现地很了解。

 

大约,这就是大学改变我的地方。

我在羊群之外,自然能清晰地知道我与羊群的区别,而大学,把我和羊群捆在了一起。尽管我不愿承认,我在变成我最不想成为的人。

 

而这本书拉住了我。

 

说句题外话,我老是去期望有谁能支持我帮助我引导我,最后却靠着命运自己发现了什么。《人间失格》的过去和《美的历程》的现在。

 

大学,大学里我变得怎么样。太宰治觉得羞耻,那是因为他在渴求作为人,又在抗拒。而我不渴求不抗拒,不拒绝不承认。

我只是这样,不知所云地活着。

而大学对我提出了新的问题,为什么我不感到羞耻?为什么我明明是人却不为自己拥有不属于人的一部分而羞耻?

为什么你,没有像太宰治一样去寻求?无论是认可或者死亡。

 

每一次质问,都像是一个更加直接的问题,你为什么还活着。

 

我随即的回答是,因为我活着,所以我活着。因为我没有死,所以我活着。这就像是一个选择题,A.A  B.A。

故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

这是另一个回答,这是我现在的回答。因为我执着,或许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执着,我只是知道这个答案,我执着于生。

所以,我执着于生。而非羊群。

 

这也算是,大学给予我的一大改变与赠与。

然而,我毫不羞愧地说我敏感脆弱,容易受人影响。

 

我未曾习得做选择这件事情。所以我将我身边那些人身上的只要有人的特质的东西都一一习得。无论好坏,适合我与否。

我,在大学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,我不记得了。但是,在前几天,我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却清晰得一一记得。

自怨自怜,傲慢,愚蠢,情绪化,管不住自己的行为。

当然,还有嘴拙。

懒于解释,懒于表达。

在我的世界里,表现出在意已经够累了。如果我的行为不能让对方感受到我的在意,那么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?

 

说起来略巧,在我刚刚开始准备研究研究人的情绪的时候,寝室里就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情绪。感谢我的室友,她们让我切身地感受到了情绪是怎么样的一种强大的力量,不仅仅是在行为的影响上,是身心,甚至是对大脑的,思维的,当然,最明显的就是,对感知的影响。

我极力避免场面描述和想象,更加避免对读者的代入。

那让我不理智,更让其他人不理智。同时,那更是伤害与侮辱。

虽然我在大脑里已经出现了这些文字,但是,他没有出现在文章里,那就是最好的了。

 

无论原谅与否,伤害终归是伤害。世界上,没有愈合不了的伤害,但却有遗忘不了的伤痛。

对于有些人,你愿意为她忘记伤痛。但对于另外一些人,你只是,做不到。

 

不过,时间会抹平一切。只是看要多久,或许就是那么一两年,也许,到最后,你只能求助于更加永恒的东西——死亡。

被时间遗落和超越时间,本质上应该是同一件事情吧。

 

而现在,我是怎样的人呢。

我们在认识自己的路上前行,又或者,我们都在人生路上,塑造着自己。

 

我会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。

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

我是个极其高傲的人。比傲慢稍稍好一点点。

我的高傲不是建立在什么东西上面。不是在大家面前,在巨人面前就卑躬屈膝,也不是在看的东西稍稍比我少一点点的人面前炫耀肤浅。

我只是,想要随时保持着这样一种心态,一种视角。

一种分析历史,赞美历史的心态。一种身体微微前倾,半阖眼眸,唇角带着微笑的视角。

 

你爱我,你可以爱我的宽容,忍让,你也应当爱我的自私,任性,冷漠;你可以爱我的天真,柔软,你也应当爱我的无知,残忍。

如果你只爱我的笑容,只爱我跟随你背后的身姿。我却不能留在你的身边了。

毕竟,你爱的不是我。不过是个身姿,是个陪伴。

你向我索取宽容忍让,,却不愿意承受那之后的冷漠残忍。

世上,没有这样的免费午餐。

 

喜欢?

当然我喜欢这世上近乎所有的东西。

如果人和人之间只需要喜欢的话,争端和伤害也就不会有了吧。

毕竟,仅仅是喜欢罢了。

 

All of these。

我只愿做自己,现在这个自己。

即使指责我孤居于象牙塔之上,即使谴责我不懂人心,不谙世事,我也只愿做这样的自己。

相信我的世界的美好,专注于世间的瑰丽与雄壮,无论是狠戾狰狞,还是笨拙稚气,无论是气魄如山,还是柔媚似水。

我只愿微笑。

即使笨拙前行,跌撞匍匐,我也只愿微笑。


评论

热度(1)